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心灵黑客
心灵黑客

心灵黑客

「叮……咚……」
-
-  下课铃响起啊,教室弥漫起仿佛祭典般的热闹气氛。台上年轻的讲师败退而
-去,仔细听的话,本来死去的校园中,都回光返照地活了过来。
--
  真是受不了。
--
  忍受着忍受着好像永远结束不了的课程啊,终于到了一天中最期待的午休时-
间。但那群吵闹的苍蝇真是太烦人了,在出鸡皮疙瘩前赶紧撤退吧。-
-
  啊啊,从这恼人的混沌中脱出,前往我那独一无二的「圣域」。
-
-  从书包中找出早上上学路上买来的HP补给品,我站起来,却被人拦住了。-
-
  烦人的家伙。
-
-  「啊,XX同学,稍等一下……」又是这个女人啊。这么大的胸部,就取名
-巨乳A吧。
--
  「XX同学,那,那个,我们的课题报告是一组的,不如中午和我们一起吃
-个饭,然后商量一下课题……怎么样?」
--
  从旁边又出现一个轻佻的声音:「喔喔这可是女生邀请吃饭哦……错过不要
-太可惜哦……」-

-  啊啊总是不肯放过我的两个人。巨乳A是令人惊奇的黑色长发,仿佛千金大
-小姐般的举止。旁边一个,就叫巨乳B吧,则是挑染成桃红,碎剪的短发,皮衣
-加上战胜严冬的黑色短裙,一副重金属乐队中毒的假小子样。简直是南辕北辙的-
两个人,为什么会成为朋友的呢?-

-  还有,为什么会缠上我呢?-

-  「抱歉……今天就算了,我……身体有点不舒服……」我装出一副虚弱的样-
子。
--
  巨乳A眼中闪过的莫非是动摇?总之她说道:「这、这样啊……身体不要紧-
吗?要不要带你去保健室?」
--
  真是烦人哪……这女人是故意要碍我的事吗?一直一直一直这样,总是换着
-理由找我,难道看不出来我忙着吗!
-
-  「……不用了。这也太麻烦您了。」不知道怎么突然卑躬屈膝的我,赶紧转
-身逃了。被留下的那两个,不知何时总会放弃再找我的吧?
-
-  这么想着,离开教室后还是听得见巨乳B大声说着什么。啊啊,真是太烦人-
了。-
-
  「身体不舒服就算了,明天再找你哦!」喂喂开什么玩笑!-
-
  明明班里其他同学都放过我了,就这两个女的!
--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-

-  说起来,我是那种跟别人绝对玩不到一起去的性格。不是说笨拙什么的,而-
是更根本上的,我是看到人就感觉烦。-
-
  同学很烦。-

-  父母很烦。
--
  人群很烦。-
-
  全都很烦……所以我尽量都是避免和人接触,可是,偏偏……总之太烦了。
--
  虽然也想过找个女的赶紧把童贞给破了,但如果是要为此逼着自己找个女朋-
友的话,唔,想想就感觉太烦了。
-
-  真要说的话,我想要的只是能任我干又不用说什么废话的「性奴隶」罢了。-
-
  真有就好了。虽然我也知道这不现实啦,但想想总可以吧?
-
-  胡思乱想着,我最后的圣域到了。-

-  从教学楼步行3分钟,穿过停满自行车的双层停车场,校园角落的树林中有
-个不常用的小楼。小楼中没什么人用的厕所中最里面一个隔间,就是我通常吃午
-饭的地方。-

-  面包很快就被处决了,那么就到我的私人时间了……-

-  今天的点心是谁呢?-
-
  就她了,校长的孙女!那个傲慢的女人!-

-  虽然也是一个班的,但我对她的事也不太清楚……
-
-  只知道是班里女生的老大。真是岂有此理的家伙!-
-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--
  少女在我身下孜孜不倦着。我随手抚摸着她略烫过的及肩马尾。丝编的蝶形
-发带刺刺的。-

-  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着,上翻着眼眸祈求着我。-

-  「继续。」我说道。-

-  少女微微抬头,把阴茎从嘴里释放出来。威武的凶器在她精致的小脸前张牙-
舞爪,看得少女意乱情迷。-

-  少女伸出香舌仔细舔着龟头和马眼,然后浅浅地含住,贝齿轻合,擦拭着龟
-头冠沟中的污渍,小舌一卷,混着唾液吃进喉中。两只小手也不闲着,一只爱抚-
着肉棒,一只揉搓着睾丸。-

-  「骚货!」我骂着,把她头压了下去。-

-  少女的眼神妩媚地笑了,更加努力地起伏着。
-
-  我终于受不了她的功夫,两手都抱住她的脑袋,像是用着自慰器般拼命抽插
-着。少女「呜呜呜」地呜咽了,但是我却毫不怜惜,只当她是物品,只管把龟头-
往她喉咙中插去,马眼不停地撞在什么东西上。
-
-  少女挣扎了,像是想呕吐的样子。
--
  那是她的扁桃体。
--
  「啊……」我舒服地叫了出来。-
-
  一个不小心,扁桃体的小瘤插进了马眼之中,太刺激了啊,几乎逼着我射出
-来。-

-  「贱人!」低吼着,我从马桶上坐了起来,死死把少女脑袋摁在隔间门板上
-死命抽插着,撞得门板砰砰直响,少女的口水把她的脸和我的下身打得全湿。-

-  又是几十下,少女已经翻起了白眼,我把龟头捅进了喉咙,射了出来。无可-
避免地,少女只能让这些精液慢慢地流进胃里。
--
  再抽插了几下,我慢慢抽出肉棒,并让少女用小巧的舌头帮我把龟头上泛起
-的白沫清干净。-

-  「哼哼,精液就这么好吃吗?」用软下来的肉棒打着少女的眼睛,我看着少
-女卖好的笑容取笑道。
--
  「哼哼哼,手淫就这么好玩吗?」耳边一个声音响起。
-
-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-

-  是谁!-
-
  我顾不上清理从门板上缓缓流下的「子孙们」,慌忙拉起脚跟上的裤子,四-
顾望着。
-
-  可是谁也不在。
--
  「真是不健全呢,大中午的就开始手淫。哼,也只有你这种烂到根里去的家
-伙才做得出来哟。」明明就在耳边,可就是没人在。-
-
  是谁!侵略只属于我的圣域的是谁!我拉开了隔门。
--
  还是没有人。
-
-  「圣域呢……也是呢,除你以外还有谁会在这种地方做这种事呢……还真令-
人毛骨悚然呢。」什、什么……混、混蛋,是在挑衅我吗!到底在哪里?
--
  「呼呼,在这里哟。」声音又一次响起,那沙哑的似乎充满欲望的声线,引
-着我向身前的走道望去。
-
-  白光。
--
  让我不由自主流出眼泪,再也睁不开眼这种程度的白光。
-
-  等到恢复视线,已经是几分钟后的事情了。
-
-  我摔倒靠在墙壁上,屁股下是湿冷的墙砖。-
-
  然后我哑然地看着身前。
-
-  就在厕所最后一个隔间……也就是属于我的圣域的门外,不知从何时开始,
-一个稚嫩少女外形的奇妙存在就站在那里。
--
  何等纤细的身姿啊!飘散的青色长发违反重力漂浮着,上身却只着寸缕,看
-不出材质的黑色小衣镶着金边,只能遮住胸部上还没成熟的果实,中间开了一个-
大大的口子,从颈部一直裸露到美丽的肚脐。下身被层层叠叠的鲸骨裙挡着严严-
实实。-
-
  最吸引我的却是她胸口的鲜红印记。好像是倒扣三角组成的六芒星,却在我-
没发现的瞬间改变了形状,就像是一个不在这个时空出现的立体的图形似的……
-意识到其中的异样,我转过眼,看向「它」的脸。
--
  好像是小丑的帽子,却是镶着金边的黑色,上面书写着神秘的金色符号。少
-女金黄的双眸微笑着,透漏出不可名状的意义。耳朵尖尖的竖起……等等,尖尖-
的?
--
  「少女呢……真是失礼啊,要说年龄的话啊,妾身也是存在了数千年的魔神-
哟……嘛,的确还很年轻就是了。」这是在开什么玩笑……一瞬间我想到了数种
-可能。
-
-  「真抱歉呢,妾身可不是快递服务员呢。还有这也不是做梦,也不是什么整
-人的陷阱哟。」-
-
  什么……这家伙,从刚才开始,说的东西就一副能看透我的想法的样子……
--
  「就是如此哟。嗯,午休也差不多时间了……就只能先做个自我介绍了。」
-少女样的存在似有意似无意地转了一圈,裙子向上飘起少许,我却只能从其中看
-到一片黑暗……还有雪白的玉背。
--
  「妾身名曰希洱(Seere)身司精神与心灵的魔神哟。至此并无他意,
-正是为了同你交易来着哟。」正说着,上课前10分钟的预备铃远远响起。「那-
么……请记住哟,黄昏时再见……不过,既然已经在妾身的眼皮底下,想逃……-
又能逃到哪里去呢?」-

-  带着一丝不屑的笑容,自称希洱的少女就此消失了。我冲到门外,冷风吹着-
却是一个人也没有。
--
  「……搞、毛……希洱,魔神……哈?」突兀的异常情况,化作言语更只是
-觉得荒诞无稽。但我连继续消化的时间也没有,因为马上就是下午的课程了。向
-着教室迈步而去时,我只感觉脚步像被荆索缠绕般的沉重。
--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-

-  「啊,糟糕。」-
-
  快走到教室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。离开厕所的时候,我既没有清除精液,也
-忘了洗手。算了,门上的精液不一定会被人看见,大男人不洗手也没什么大不了-
的。-

-  然后我就在地上看见一块绣帕。
--
  不由自主地把手帕捡了起来,虽然没什么经验,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华丽-
散发着香气的绣帕。在小说游戏里见过许多次这样的段子了,嘛,不过现实里是
-不可能发生的。
-
-  自嘲着,我就近想把手帕放在一旁窗台上……
--
  「放开!把你那脏手放开!」手帕一下被夺走,但身边香味一下子浓郁了很-
多。看着皱眉往后躲着我的夺帕者,什么嘛,正是我今天饭后的小点,校长的孙-
女。-

-  孙女大人一句道谢或道歉的话也没有,挑了挑眉头,直接转身进了教室。-

-  这算啥。无可理喻,简直是最恶心的展开了!我还能说什么呢,只是偶然捡-
起手帕,就用那种态度,非要鄙视我吗?-
-
  哼哼哼,果然是让人不爽的家伙。真是,今天拿她做小菜真是做对了。
--
  然后又到了放学后。下午的课程并没有什么特别,反正对我来说就是发呆或-
是打瞌睡。这样子,腐朽的校园生活又过去了一天。这是毫无乐趣的日常生活。
--
  「那个……你,是叫XX的吧?」还在收拾书桌,突然就被搭话了。今天第
-二次了。莫非今天是佛灭日吗?-
-
  抬头看来,不是别人,正是孙女大人。莫名其妙地,她和中午时的态度完全
-不一样,应该说是好多了。-

-  「中午的时候真是抱歉了!」嘴里正式地道歉,但身体却是一副随时准备逃
-跑的样子。
-
-  「……没关系,我也没在意。」
-
-  「但是啊,我说,能不能请你不要随便碰我的东西……」啊啊,早知如此,-
我就该扔着手帕掉地上不管的。我认错。我反省。如果无视手帕的话也不用听你-
的废话了。对了,请您尽力使用被我手淫的手摸过的绣帕吧!
-
-  看着还在喋喋不休着什么的孙女,我只能目光游移地想东想西。不查,身后
-却传来少女温软又活泼的叫声:「啊,姐姐……」从我身边蹦跳而过,一个没见
-过的女孩跑着就抱住了孙女大人。
-
-  喂喂这是哪位?对面又增加了,像是RPG中一样,孙女难道还会召唤同伴-
吗?-

-  最主要的问题是……这个没见过的像小动物似的家伙是谁?不可不承认这家
-伙长得还是挺可爱的。秀发带着小卷,晶莹莹的像是带着闪光,耳畔的发饰则是-
一朵盛开的百合花。小小的脸蛋子上,大大的眼珠满满的笑意,奔跑使得白皙的-
脸颊浮现起诱人的红晕。身体也小小的,土气运动服竟穿出一种可爱的感觉……
-从前没见过的话,应该是学妹吧?
--
  「姐姐姐姐,那个呢,嗯啊,爷爷……不对,要说是校长呢,校长在找姐姐-
呢。」既然叫着孙女「姐姐」,那她也应该是校长的孙女咯?啊,原来孙女有两
-个啊,那就喊她次女吧。听着姐妹俩简单的对话,瞎想着发呆突兀地站在一边的-
我一不小心把撤退的时机给错过了。-
-
  「啊,不好意思打扰你和姐姐说话了呢……」少女歪着脑袋向我道歉,然后-
又自我介绍了几句。没办法,我也只能应付一两句。-
-
  「我叫XX……也不是在和你姐姐说什么啦……只是一个班的而已。」
--
  「啊,原来如此原来如此。原来是和姐姐同班的学长呢。那还真是,多亏您-
平日里照拂姐姐了呢。」说着客气话,次女大人竟然还乖巧地向我鞠起躬来,旁
-边的姐姐一脸怪相。我想我也是差不多的表情吧。
-
-  「……也没啥……照拂啥的……那么再见。」再待着就太白目了,总之我抓-
住机会赶紧溜了。-
-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-
-
  在走廊里小跑了一段,我又缓下了脚步。
-
-  次女啊……虽然是第一次见,不过还真是我的菜呢。虽说体型萝莉了一些少-
了点肉感,但却是一等一的惹人怜爱。
--
  真想……把这个少女……
-
-  调教成顺从的性奴隶……-

-  然后肆意地陵辱她、奸污她、搞脏她、弄坏她……
--
  突然,灵光一闪。-
-
  「对了啊……那个叫希洱的女孩……」突然想起那个奇装异服自称魔神的少
-女,好像有叫我现在去找她的样子?今天还真是,毫无意义的大受女生欢迎的日
-子啊。只可惜我感觉到的只有烦闷。
--
  「嗯,还能记起来还真是令人高兴……只是拒绝麻烦事的同时,还请记得遵-
守与妾身的约定哟。」约定?那是啥?完全没有印象。只是单方面有说什么想要-
交易之类的吧。
--
  话说回来,搞毛我就和这个希洱一点违和感都没有地就用心灵感应说起话来-
了?啊啊明明这么多想起来就烦的事,又来玩超现实了。-
-
  「哼……就算你这么说,难道就不想听听妾身怎么说吗?不管怎么说,都绝-
不是对你不利的交易哦……」似乎察觉到我内心的动摇,少女的沙哑的声音继续
-道,「那么……嗯,请到三楼现在没人的教室里来。」三楼没人的教室,有这样-
的地方吗?-

-  到了三楼,我轻易地找到了约定的地点。
-
-  「没人的教室……」看着门上贴着的「暂停使用」牌子,我的手放在门上犹
-豫了。
--
  反正,回家也没什么事。
--
  反正,也是难得有趣的事。-

-  反正,今天就是我的灾难日。
--
  于是,我拉开了这扇改变我人生的大门。